一条特立独行的狗

00后 无理想

我是一个地下党。

我与我的同僚王子龙潜伏在一个高中里,随时准备着执行党的任务。

一天,组织上的领导找到了我们。
"得到了确切的情报,XX党要在今天下午召开大会,你们要去摧毁他们的水电设施。"
经过一番讨论,决定王子龙先潜入会场破坏电力,我在会场后方破坏水力。我党的服装是蓝白迷彩,XX党的服装是灰色中山装,为了伪装我们穿上了XX党的衣服。(在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是这样的设定,可能是受到了某游戏的影响。)

到了下午,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,王子龙顺利潜入了会场(在我的脑海里其实就是济外的高三楼报告厅)。我站在后方透过玻璃门观望。

突然,王子龙在靠近窗户的地方停住了,他迟疑了一秒钟,然后脱下了灰色中山装,露出了蓝白迷彩。

"啊!地下党!!"
一个女人的尖叫。
随即是一声枪响,我看见子弹穿过了王子龙的后脑勺。

王子龙死了。
王子龙死了?
王子龙死了。

在打上课铃之前我跑回了班里,极力梳理着自己的头绪。我不仅仅搞砸了一个任务,还牺牲了一个同僚。我感到非常恐慌,不断回忆着当时的情形。
他为什么要那样做?
没有任何道理。

我很痛苦。我来到王子龙的座位,看到桌上放着他写的一封信,内容极其煽情,表达了他对党和世界的虔诚和热爱。

"我不害怕死亡与分离。"
这是我宣誓时说的。这时我想起这句话,感觉一切是上帝的考验。

"我害怕。"
可是为什么?
我哭了。
(这时候我哭醒了 可见我多么地投入 )

我对此事只字未提,但王子龙的死已经传遍了整个学校。

事发当天,我收到一张纸条。
"我是现场的见证者和拍摄者,王子龙与他的同僚只是为了博取关注,这样的人的死不值得同情。"
想必这已经传给了许多人,因为我们的任务是秘密的,没有人知道我就是那个同僚。

我狂怒,对这样的造谣中伤无法容忍,站在桌子上大声质问谁干了这样的事情。
一个瘦小的男孩站了出来。
"我知道事情的真相。明天,所有视频将在网络上曝光。"
我呆住了。
"他死了。几乎是自杀。"我说。
"不。"男孩说到,"他没有死。"

十分钟后,在教室的角落发生了这样的对话。
"一个与王子龙积怨已久的领导也在当天参与了行动,只根据衣服来判断的话,你怎么能确定那就是王子龙而不是别的地下党人?他死的时候你有没有真正看到他的脸?"
不,我看到的是子弹穿过了他的后脑勺。
"你是在说谋杀。"
"我就是在说谋杀。"

之后我一直在想,如果是替死的话,一切要怎么操作,在那么短的时间里,众目睽睽之下。

放学后我走到海边,还沉浸在当时的回忆里。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了极光。
蓝色的和绿色的,向西方推移。天空被割裂成两半,一边耀眼异常,一边是黑暗。
我开始沿着海岸线向西狂奔。

如果是谋杀的话……
那就太好了。

评论

热度(4)